第两千八百六十六章 奇怪的人

一元微信红包群免押金: 画演天地 作者: 一木千叶 更新时间:2019-09-26 00:11:17 字数:2271 阅读进度:2864/2866

烛九芯是失去了很多的记忆,肉身和神魂也有得到改造和变化,但是烛九芯的实力却比当初强大了太多太多。

说到底,杀死三月界的天道这件事情,其实并非骁勇他们几个就完成了的。

参与其中的人还有别的,就像红衣男子,就像烛九芯。

换言之,如若说什么功劳的话,烛九芯在三月界的天道死掉这件事情上头是有功劳的。

烛九芯的实力强大了太多太多,正是那样的功劳带给他的实力提升。

也是有此实力提升,那个主宰的靠近,靠近了一段距离,就有被烛九芯察觉到了。

这个世界是天道都无比热情的世界,这个世界的修士受天道的影响,也是非常非常的热情的。

但是不是说这个世界只有热情这么一说,也是有其他的情绪的存有的,像劳什子的杀人夺宝什么的,自然也是存在的。

虽然说那样的情况相对起来非常非常的少。

不过有就是有,因为那份有,烛九芯当然是警惕以对面对那个主宰。

那个主宰是特别的特殊的,好在那个主宰的劳什子的压制,有将自己的修为境界压制的非常的低,就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

话说,烛九芯认得出劳什子的主宰什么的?

烛九芯是肯定认不出来的,可是这个世界的天道关注着烛九芯一家人啊!而天道什么的,到了现如今是非常明了主宰什么的是什么样的。

那个主宰是有些惊愕的。

烛九芯和他的妻子、女儿都显得特殊,但是再是特殊,那个主宰也没有想到烛九芯他们一家人居然特殊到天道一直关注着他们。

“不对!一直关注他门才是正确的!”

烛九芯的妻子和女儿有着天道分身的印记,那样的印记,那个主宰不认为天道察觉不出来。

“只是察觉出来了也不应该只是关注才对……”

那个主宰忽地有点不妙之感的涌起。

那个主宰已经意识到烛九芯他们为何会被天道一直的做那关注,也是明白为何是为天道分身的类别却能好生生的当烛九芯的妻子和女儿。

“他不会是骁勇他们一伙的人吧?”

那个主宰忽地有种自己跳进虎口的感觉。

烛九芯看不出那个主宰的来历来头,但是烛九芯能够明白那个主宰的是个高人,即便那个主宰外显的修为境界很低。

烛九芯的戒备就没有放松,甚至直接的表现出来的,问道:“阁下这是?”

那个主宰自问最应该做的是当即就逃得远远的,只是不知为何的,那个主宰的脚又没有动,反而还开口说道:“在下游历各处,无意之间来到此地,故而来打声招呼。”

那个主宰没有自报家门,烛九芯也没有自报家门,两人也没有问对方的身份姓名,是真若萍水相逢的路人与住户之间的谈话那样聊天。

就是……这样的聊天,是打消不了那个主宰滋生的担忧和烛九芯的戒备的。

于是那个主宰就还是在十来句话过后告辞离去,烛九芯呢,没有当即的折返回家,是盯着那个主宰的后背,等他真正的离去了才有折返。

折返回去过后,烛九芯还是放不下心。

这是正常的,烛九芯实力再是大涨,终究还是修士层次,那个主宰却是天地之间的绝对主宰!

两人之间的层次相差太大,若非烛九芯有杀死天道的功劳的加身,加之又得了骁勇他们的相助和改造,指不定都感受摆出那个主宰的特别之处。

而有所感知,自然就有压力的丛生。

那个主宰也不怎么好过。

骁勇他们是很难对付的,而且来到低层次的话,骁勇他们甚至可以拥有杀死他的能力。

“该怎么办呢?”

那个主宰很是明白,如此一个很是热情的世界所属的层次之下,就只有昆仑宗所在的那个天地所在的层次了。

再往下,是没有别的层次了的。

那个主宰即便现在就走,在身份如若当真暴露的情况,是走不到别处的。

或者说,在这么两个层次,那个主宰即便走到的别处,被发现的可能性还是非常非常的高。

“要不……就待在这边看看情况?”

那个主宰想了想的,终是没有离去。

的确是那个主宰没有多少地方可以去了。

“还有那个人,我要不要找个时间再去接触一下?”

这是说的烛九芯,那个主宰忽地对烛九芯的来历起了兴趣。

更何况,方才因为紧张的关系,都没能好生的近距离观察烛九芯的人工改造的痕迹。

那个主宰还期望借助那样的痕迹带来的灵感改变自身呢!

那个主宰思来想去的就定下了绝对的,找个时间再去探探烛九芯。

其实这个很是热情的世界不只有一个烛九芯,还有血池之主。

血池之主是红衣男子的徒弟,还是最为在意师父的一个。

红衣男子落到了骁勇他们的手上,虽说骁勇他们说了不杀死红衣男子,但是是有将之囚禁起来的。

血池之主的修为境界是远远比不上红衣男子的,更别说与骁勇他们相比了。

血池之主就有些颓废,当然了,颓废不是血池之主来到这个很是热情的世界的真正原因。

血池之主之所以来到这个很是热情的世界,是因为血池之主需要有途径与骁勇联系,继而获得在骁勇他们手上的师父的境况。

烛九芯是骁勇他们的人,这个事情,血池之主是明了的,而这个世界天道与骁勇他们有过勾结,烛九芯也能明白。

因而血池之主就来了这边。

然后血池之主也就算得上是与烛九芯相熟的人,也是因此关系,烛九芯察觉了那个主宰的特别特殊,就有将此事通知血池之主。

不是请血池之主过来帮忙,是希望血池之主在必要的时候可以帮他照顾妻女。

说白了,烛九芯这是在做托孤之事。

血池之主得知了那个主宰的特殊特别,也是有点惊愕。

“莫非是他们的仇家?”

就是骁勇他们一伙人的仇家。

当然不一定是仇家,也有可能是找寻他们的人。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