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解救

一元微信红包群免押金: 猎隼1937 作者: 代晓· 更新时间:2019-09-26 04:26:11 字数:2846 阅读进度:268/268

关世杰在临澧特训班学校的时候,就系统地了解到了,刑讯所用的一些的手段。没想到这些手段,在自己的身上都逐一体验了一遍。他努力让自己清醒,那个盘问的人无论再问什么,他只有一句话:“我不会承认莫须有的罪名。”

关世杰深知,睡眠在严重不足时,会引起精神恍惚,很可能会说出一些不应该说出的实话来。因此,他控制不住想答话的时候,就会反复重复这句话。

此时,华北特派员专署,以及所有关心关世杰的人都乱作一团。现在已经两天了,关世杰还是没有消息。既没有收到任何勒索的书信和电话,也没有任何的线索可以查询,吴彦章和汤珊每天要接到十几个电话,都是询问关世杰消息的。

郑苹如这两天都是早上来,晚上才走,守着关世杰办公室的电话,眼睛都哭肿了。

周佛海听闻关世杰被bǎng jià的消息后,责令北平警察总署、警备司令部、新编三十九集团军,维持会等部门,全力展开侦查,进行大面积摸排搜索,希望能尽快找到关世杰。

北平警察总署的李署长跟吴彦章交流过,正常来讲,在北平的范围内找一个被隐藏的人不容易,但是找一辆轿车应该不会费什么力气。因为轿车不易藏匿,除非是藏在车库,仓库这些地方。但警察署派出的警察查遍了北平大小车库,仓库,空置的房屋,都没有放发现那辆车的踪迹。

两天过去了,依然是一无所获。第三天早上,北平通州的一个村子里,一个农民赶着牛车,去自家的庄稼地里拉玉米秸回来烧火,却发现原先垛起来的玉米秸的形状变大,变得杂乱无章。他用五股叉挑起几捆玉米秸,装到牛车上之后,看到一个黑色泛着光泽的东西,等他拔开旁边的玉米秸,露出来一辆崭新的轿车。

村保长已经挨家挨户通知过,谁要是发现一辆车牌号为新京007黑色的轿车,奖励新币五百元。

这个农民一见车牌号跟保长说的一模一样,不禁大喜过望,玉米秸也不装快了,赶着牛车就回到村里向保长做了报告。保长跑到镇公所说了村里发现了失踪的轿车,镇公所立马又汇报到通州县警察署,而后逐级上报到北平警察总署。

南京政府和北平市政厅下了使命令,限期三日之内破获这起bǎng jià案,警察总署李署长正愁如何破案,就接到通州警察署分署长的电话,便亲自带队,集合了三四百名警察总署的精英,开着各种车辆直奔通州。

通州警察署已经包围了村子,见到李署长亲自出马,更加不敢麻痹大意,分署长派出几十名警察,从村东头开始,挨家挨户进行搜查。

李署长的也派出上百名警察,从村西头开始,进行地毯式搜索。其他警察分散在村子四周,对山坡树林沟壑进行搜捕。

当十几个警察对村里的一座小庙搜查的时候,小庙后面的禅房突然冲出一个人,然后对着警察就开了qiāng。l

“叭叭叭”随着三声qiāng响,猝不及防的两名警察被击中了要害。其他警察一阵阵乱qiāng,击毙了这个不明身份的开qiāng人。

这时,周围听到qiāng声的警察,都一窝蜂地聚集了过来,也没等上司下令,都争先恐后地冲入了禅房。因为北平警察总署下过命令:第一个解救特派员的人,官升一级,奖励500元新币。

禅房的门同时被十几只脚踹开,由于木门年久失修,在十几只脚的作用力下,稀里哗啦地碎了一地。

“叭叭”又是两声qiāng响,两名警察“噗通一声栽倒在地。

“别开qiāng!”李署长赶了过来大声吼道。

这时,从空洞洞的门口望进去,只见一个人被吊在房梁下,头上带着黑布袋看不清面容。另外有一个手持双qiāng的人,躲在被吊着的这个人身后。

“缴qiāng吧,你逃不出了。”李署长说。

“叭叭”回答李署长的又是两颗子弹。

“李署长,咱们怎么办?”通州警察分署长问道。

“先稳住那个绑匪再说。”李署长说道。

“这位兄弟,你要是求财,我们可以给你一笔钱,并且送你安全出去。我们保证不追究你的罪行。”李署长喊道。

“叭叭”,又是两颗子弹。

“这样耗着不是办法,咱们得想个别的方案。”一个人说道。

李署长刚要发怒,有自己这个总署长在,哪里能容别人指手画脚的?但是当李署长看清身边来人的时候,赶忙答道:“吴主任也来了,我正在想办法。”

原来吴彦章听到消息后,也开着车。带着三十几个警卫队员赶来了。

李署长从警察学校毕业,一直没离开过这一行,他是从基层一步步实打实的干上来的,有着丰富的实际工作经验。他稳定了一下心神,从各方面考虑过后,又仔细观察了一下地形,以及小庙的布局结构,脑袋里灵光一现,便跟吴彦章说出了一个主意。

吴彦章听完之后频频点头。随后吴彦章在警卫队里,挑出来两个身手矫健的队员,从小庙后面攀缘到屋顶。

这一边李署长依旧不厌其烦地劝导着那个绑匪说:“只要你不伤害特派员,我现在就派一辆车给你,车上给你装上一百万,足够你后半生逍遥自在地活着。”

吴彦章也说道:“我要是特派员专署的主任,我可以保证李署长说的,百分之百的会兑现,我车里就装着钱,就是想赎回我们特派员。”

躲在关世杰身后的绑匪还是一声不吭地又开了两qiāng,所幸人都躲在房门两侧,并没有再伤及无辜。

关世杰被qiāng声惊醒,他听到了吴彦章的话,心里不由得悲喜交加。

“你们都退回去,不然我就杀了他。”绑匪把qiāng顶在关世杰的后脑勺说喊道。

“你别冲动,咱们商量一下。”

吴彦章话音未落,耳边听到“叭叭叭”三声qiāng响,绑匪被从天而降的子弹,打中了天灵盖,红白色的液体喷溅而出。

原来是安排上房的两个警卫人员揭开屋瓦,从上面瞄准绑匪的脑壳直接点射,即使不是神qiāng手,也能百发百中。绑匪的注意力都在门外,根本没注意到头顶上的危险。因此,被两个警卫人员一击毙命。

吴彦章和李署长率先冲进去,解开了关世杰身上的绳索,摘下来黑色的头套,关世杰经过两天三夜的酷刑煎熬,没有睡过一觉,心情忽然放松下来,随即便昏昏沉沉地睡去了。

吴彦章吓了一跳,急忙在关世杰口鼻之间试了试,感觉到呼吸还很正常,才稍稍放下心来。

随行的警察署医生,简单地处理了一下关世杰身体上的伤口,而后把关世杰放在担架上,抬进了救护车。

吴彦章安排所有警卫队人员,护送救护车一起去医院,嘱咐队长在医院,一天二十四小时不离人地保护特派员。然后跟李署长一起,在现场搜集线索。

警察从两个被击毙的绑匪身上,没有搜到任何;可以证明身份的证件和物品,现场遗留下来的刑具,比如钢针、草纸也都能在杂货铺买到。

地上遗留的哈德门牌香烟烟头,北平产的烈酒空酒瓶,也都不能证明什么。

但是三把勃朗宁手qiāng,绝不是绑匪所能拥有的。仅仅从这一点看,这不是一起普通的绑票案,从策划到实施都是经过周密的部署,整个计划堪称完美。如果不是农民去庄稼地里拉玉米秸,这件案子根本就没有头绪可言。

让人奇怪的是,绑匪似乎不是为了钱而绑票的,不然的话,也不会两天不投递勒索信件,而且对关世杰用了酷刑。

李署长和吴彦章都想到了这个问题,他们心中的疑惑,也只能等关世杰醒来的时候pò jiě了。<>chaptererror;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