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洛阳美人卧金枕(中)

一元微信红包群免押金: 蚀月编史 作者: 露山 更新时间:2019-09-26 01:03:43 字数:2096 阅读进度:254/255

他果然没有死去,片刻就从珍珠滩上缓缓爬起身来,落寞地低着头喘息了一刻。莺奴也余惊未消地盯着这背影看,她的两只耳都被他捅成重伤,从中不停地涌出鲜血来,血液濡湿了肩头,顺着道袍缓缓洇到手臂上。他伤她实在太用力,将莺奴的方位感完全地破坏了,她此刻只觉得天旋地转,睁开眼都是头晕目眩的。剧痛贴着耳道直钻进大脑,使她连说话都不能了。

鲛转过脸来,眼神中含着无限幽怨,像是有满篇的忧愁要说。但他只是一言不发地站起来走向莺奴,快到她跟前时向前一倾倒,又要将她扑倒。

莺奴暂时还是清醒的,迅速抽身向后退去,使他扑了个空,坠倒在珍珠中。他抬起脸继续注视着莺奴,哀伤地说道“你听到了?你都听到了吗?那我可怎么办?公主一定不想让人知道这事!我该怎么办,我也不能杀了你!”

莺奴脑中一片空白,她原想明明白白地告诉他,她也不会杀他,但她觉得他病了,她想带他离开此地,到太阳下去。然而她不能开口,怕他再做出那暴力的行动来,而她的反抗可能是不受理智约束的。

鲛奴这一次大概是确定她完全丧失听力了,于是开始对着她自言自语般喋喋不休起来。他的语言中充斥着无意义的重复,就像听他说话的是个痴傻之人,而在他的意识中,这听他说话的人恰恰是他自己。他反复地自语着,该怎么办呢,公主会罚我么?该怎么办,她再也不可能奖赏我了!如此两句话,他反反复复地说着,显出极度的病态。

莺奴恐惧地扫视着那张略有些疯癫的脸。怎会如此?这张脸方才看起来还无比文静,甚至不像是会伤人的样子。她试探着对他说道“鲛奴,你看看我,你记得这身衣裳么?”

他从那疯疯癫癫的自语中猛地醒来,神经质地朝她看来,忽然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道“我认得,这是骊奴的衣服。”

她反倒为这淡定的回答而惊讶了,但不能表现出来,装作听不清他说话的模样,指了指双耳,示意他以后的问题都用点头和摇头来表示就可以了。

鲛奴像个听话的孩子一样点了点头。莺奴将刚才的问题重复了一遍,他就忽然盘腿端坐起来,认真地点了点头,像是期待用这乖巧的表现赢得什么奖励。

莺奴续道“你还记得她的模样么?”

对方摇了摇头。

莺奴心中忽然流过一丝惆怅,沉默了片刻,继续说道“你可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

鲛奴将泪光泫然的眼睛睁得很大,露出一个询问的表情来。

她十分伤感地说“因为骊奴说过我必然遇到你,央求我不要杀你。她到死都记得你。”

鲛奴做出那恍然大悟的神情,没有一丝真情实意地点了点头——他记得骊奴,但对她并无半点依恋。莺奴不禁感到一种更加深切的悲哀,不愿再将这份被骊奴珍视了许久的恋情拿出来践踏。这本就不足为怪,对鲛奴来说,情爱只是杀人的刀而已,他会记得这柄刀都杀过谁,却不会想要他们活过来,好让他再杀一次。

她转而想问问他那神秘的主人是谁,这名公主的身份已成了她最大的疑问。但以鲛奴的态度来看,那就是他费尽力气守护着的秘密,而她休想在被他彻底囚禁之前从他口中抠出只言片语。

她也还不是全无办法,而是问道“我不是来杀你的。我不会杀你,可你也不许我逃。你的主人会好好待我么?”

鲛奴立刻夸张地点起头来,并且又一次忘记了她耳聋的事实,言语切切地说着,公主爱你胜过爱我,她给你做了一个金屋子,怎么会亏待你,是你非要离开她。公主就快来了,我得快点检查你,不能让她发觉你身上有一点伤!我好不容易将你找回来,我好不容易将你……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莺奴不能听见他的话,但也彻底放松下来,又开始对着自己疯疯癫癫地说话了。

我好不容易将你找回来,不能再让你跑掉了,你为什么会自己长出腿来?我要向父皇要一块真金来,把金屋子修好,再加一把小的金锁,不许你再出来了。父皇母后也会爱你,爱你就会奖赏我。世上怎会有你这样的人呢,你超过了我,人人都爱你!殿下,殿下也会奖赏我的。你可千万不能逃走呵,我要把金屋子修好。

他的眼神时而涣散,时而安静;就这样毫无头绪地来回说着一些古怪的话语,慢慢从珍珠滩上站起来,朝着身后那张黄金的椅子走去。他此时已不在意莺奴是不是五感健全的观众,十分激动地狂舞起来,扑到那张金椅上,抓起那长满了彩霉的金器紧紧抱在怀里,如同母亲抱着自己死去的孩子一般疯狂地喊叫起来,在满地珍珠中旋转着身体,口中不断重复着“奖赏”二字。

然后他诡异地戛然而止,将手中的那只形状怪异的金器投向莺奴,金器落在珠海,发出震耳欲聋的噪音,在洞窟中激起层层回响。他又故意装作被惊吓得无法自理的模样,随着这声噪音大声尖叫起来,好像唯有这样才能排解他的痛苦。莺奴忍受着这令人发狂的噪声,等到他又一次毫无预兆地停下来,只听到鲛奴用一种平静而天真的语气说道“莺奴,你看看呀,这是你的金屋子。”

莺奴在震惊中低头去看那摔到自己面前的金器,发觉那大致是一个球形的封闭的容器,由薄薄的金片打成,有几处已经被挤压得变形。她长久地凝视着这诡异的“金屋子”,朦胧中似乎已经知道了那究竟是什么。她反复盯着那上面被挤压得变了形的部位,竟有一种作呕的欲望,她一见到这个容器就会突然从鲛奴的阵法中逃脱并不是巧合,这个容器对她来说恐怕真的是噩梦一般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