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7

一元微信红包群免押金: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作者: 酱疙瘩 更新时间:2019-09-26 01:38:26 字数:4516 阅读进度:1476/1476

这不,郭老此时正慢悠悠的走在药王镇中,走着走着便来到这索道附近,看着前方正为走索道而排着长队,而且在索道前方还有一人正盘问进山人,看来应该是害怕鱼龙混杂,有图谋不轨的人也进入这凡药山吧!

见此,郭老微微思索了一下,便决定不直接飞入同青山,也是混在人群中,站在了队伍的最后面,准备走索道进山。

等了一会,终于是轮到郭老了,那盘查的年轻人一见郭老七十岁的高龄,穿着打扮虽然很邋遢,但在这炼药大赛临近的敏感时间内,他还是不敢轻视,便轻声问道“老大爷,您是要进山吗?”

“嗯,呵呵……”郭老对着那年轻人笑了笑,算是回答,这时,那年轻人又问“那您进山是要干什么呢?”

闻言,郭老缓慢的抬起头,看着眼前这巍峨的凡药山,然后淡淡说道“我是去找一个人。”听到郭老这话,那盘问的人心想这郭老也许是凡药宗内某个弟子的亲属,想了想,他便又问道“老大爷,但是这山路崎岖,您一个人走上去没问题吧?”

郭老摆摆手,笑着说道“呵呵……没事,我以前走过这山路,没事的。”看到这,那盘查的人也就不多说什么,慢慢将身体移开,便将长长的索道让了出来。

刚一踏上索道,郭老像是回忆到什么事情,全身猛地一震,这时他又是再次抬起头,看着隐约于山顶云雾中的丹药宗,喃喃自语道“老友……不知道你还在不在了?”

郭老走过长长的索道,然后便踏上崎岖的山路,并不是这里不能飞,而是郭老想这样一步一步的走上去,看着周围树木灌丛,沟壑山石,郭老每走一步都是环顾四周,好像在这里他拥有许多记忆一样,让他流连忘返。

最终,郭老走了将近两个时辰的时间,才登上了凡药山的山顶,看着前方便是威武的凡药宗大门,郭老欣慰的叹了口气,这才抬脚朝前面走去。

“来者何人??”

还没走进,郭老便忽然感到身旁响起一声闷声冷喝,紧接着,两道极快的人影已非常迅速的身法闪移到了郭老身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两个人影落地,是一男一女,男的身穿帅气皮甲,长相英伟不凡,而女的则是身穿杏黄色花裙,鹅蛋脸,看上去非常漂亮,两人站在一起当真是非常相配,并且他们都是有元婴修为,看来守在这里,八成就是看守这凡药宗的守卫。

“你是哪里来的老头?难道不知道炼药大赛开始之前,所有人不得靠近凡药宗吗?”这时,那男子率先冷声喝道,言语中带着深深的嘲笑之意,看来是根本没有将一身邋遢的郭老放在眼里。

而那女子脾气倒挺好,看郭老这么一个老头可怜的站在那,便轻声说道“老人家,在炼药大赛开始以前,所有人都不能来这正门,如果你是来找人的话,必须在后门等着,我们有专门人员会替你通报。”

“师妹,你跟他说这些干什么啊?”那皮甲男子好像很不耐烦,又对郭老吆喝道“去去去,别站在这了,赶紧去后门吧!”

“师兄!”见男子说话如此不礼貌,女子也是游戏责备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才又扭头对郭老说“老人家,你沿着那条山路朝西走,便能走到后门,你还是去那找人吧。”

本以为郭老会千恩万谢的走掉,但两人发现郭老根本没有任何反应,这让他俩都有一些纳闷,而就当那男子还想开口时,郭老忽然问了一句“岳明在吗?”

“你说谁?”两人一时没有听清楚郭老说的是什么,而郭老看到这,便问道“你们宗主现在何处?”

男子一听到郭老竟然还想找自己宗主,顿时火大,指着郭老便走了过来,边走边说道“嘿,我说你这老头,怎么我说的话你听不懂吗?”

可他话刚说到这,猛然便感觉到从郭老身体内散发出一股极为强大的力量,将他的身体完全包裹住,即便他是元婴高手,此时在郭老面前也没有丝毫的抵抗能力,瞬间便趴倒在地,并且浑身抽搐着。

看到这一幕,就算是傻子也知道郭老一定不是凡人,那黄衣女子瞬间便跪倒在地,对郭老哀求道“前辈,请您手下留情啊!”

好像是对这女子印象还不错,郭老减弱了一丝力量,才又问“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子名叫春秀,是雪竹门的弟子。”黄衣女子恭敬地说道。听此,郭老点点头,说道“那你现在带我去见你们宗主,我有事情找他。”

这名叫春秀的女子忙点头,然后又看向身旁在地上抽搐的男子,哀求道“前辈,你能不能先饶了我师兄?”听此,郭老才面无表情的收起灵力,灵力刚一撤离,那男子立刻就停止了继续抽搐,看到这,春秀慌忙站起身,对郭老恭敬的说“前辈,请随我来。”

进入凡药宗之后,郭老发现这已经布置的非常好了,炼药大赛的氛围越来越浓厚,并且门中的弟子有很多人都是在忙碌的布置这赛场,显得非常热闹。而一路上,那黄衣女子都是非常拘谨,只是低着头在前面带路,连看都不敢看郭老一眼。

很快的,春秀就带着郭老来到了岳明的炼丹房昙仙阁,这时,春秀扭身对郭老说“前辈,宗主就在这里面炼丹。”

“好的,谢谢你。”郭老道了声谢以后,便直接推门进去了,春秀见此,便忙扭身朝着外面跑去,看来还是很担心自己师兄的安危。

在客栈美美的睡了一觉之后,第二天一早,周博刚睁开眼睛,便看到郭老笑呵呵的站在自己身旁。

“郭老,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周博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慢慢站起身子,这时郭老笑呵呵的说“我也是刚回来,怎么样?在这里还习惯吗?”

“嗯,我休息的很好。”周博笑呵呵的说,然后他习惯性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发现还是冰冰凉的,便知道化容面具还在。

郭老看着面前非常陌生的周博,说“我听说这化容面具不能一直戴着,否则便会取不下来了。”而周博也是瞬间就想去童姮告诉过自己,这化容面具如果一直戴上个十天的话,便会生长在脸上,永远取不下来。

想到这,周博后背不由得冒出一阵冷汗,看来以后戴这化容面具还得算准时间啊!十天之内必须取下,否则便会真的长在脸上。

这时,郭老笑呵呵的说道“好了,你赶快收拾收拾,我们现在就去凡药宗。”周博知道明天就是炼药大赛了,今天郭老八成是带着自己去报名,当即便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行装,然后才跟着郭老离开这房间。

刚一出客栈,周博发现街上聚集了很多人,有男有女,每个人脸上都是朝气蓬勃的样子,并且整装待发的朝着一个方向走去,而且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都很年轻,估计都是来这里参加炼药大赛的吧!偶尔也会有人身旁跟着一个老家伙陪同,都是一幅严肃的样子,看来应该是徒行师随。

周博与郭老也是加入了人潮,非常的低调,而有许多人在看到周博与郭老以后,都是露出厌恶的表情,这让周博很纳闷,怀疑自己长得很遭人嫌吗?

就这么走了没一会,前方便是来到了度崖的索道处,看到前方细细的索道,在人群之中显得格外细小,真可谓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这让周博心中又是纳闷的想道“怎么这凡药宗还有这索道?难道是为了做到易守难攻吗?”

而正当人群开始排队的时候,人群中忽然又几道人影飞了起来,这一状况引起了一片喧哗,许多人都是抬头看去,才发现原来是一些参赛者的师父此时催出灵力空间,带着自己的徒弟直接飞过这凤龙江,根本就不用再在这里排队。

众人看到这当然羡慕,但也只有羡慕的份,谁让人家有一个好师父呢?既然自己没有,那便安心的在这里排队,从这索道进入凡药山吧!

而郭老当然也可以带着周博飞过去,但只见他只是非常平静的看着那些飞出人群的修真者,然后便像是失去了兴趣一样,不再去看,看到这,周博当然知道郭老并不想出风头,便也跟着郭老一起老老实实的排起了长队。

最终等了有将近一个时辰的时间,才终于轮到周博与郭老,那盘查的人看到周博之后,便机械的问道“丹牌。”

周博慌忙将手中准备好的丹牌递给他,而看到丹牌的颜色是白色,那盘查的人眼中明显闪过一丝不屑,摆了摆手,说“进去吧。”紧接着,他又问向郭老“你的呢?”

“呵呵……我不是丹药师,只是一个陪同。”郭老好像是不想暴露自己,非常谦虚的说道,而那盘查人听到这话之后,便迅速说“好了好了,进去吧。”

等到走到索道之后,周博才不解的问向郭老“郭老,你没事吧?”周博老觉得郭老像是有什么心事,这才如此好奇。

郭老却只是笑着摇了摇头,说“现在是炼药大赛,古南大陆所有的修真高手基本上都会来,所以还是低调一点比较好啊!”闻言周博也觉得郭老说的有道理,便点点头不再说话,安心的走着这索道。

平安无事的走过这长几千米的索道,周博终于是踏上了凡药山,此时身临其境的看着这巍峨的巨山,周博只感觉有些不真实的感觉,两年了,自己终于是等到了这一天,终于是可以来这里参加炼药大赛了。

周博发现,这凡药山果真是丹药师的圣地,刚一进山便看到附近的地面上长满了草药,虽然都是一些封痛草这样的低级草药,但是数量可真是着实的多啊!每一种草药都是几百株这样的长在一起,显得非常好看,这让药士出身的周博也是有些感慨,要如果以前生活在这里的话,那估计早就发财了。

正当周博望着这些草药出神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周围有很多修真者开始催出灵力,展开身法就跃上了阶梯,一时间,整个凡药山的山脚下发出砰砰的声响,并且人影攒动,看来这些参赛选手对于这炼药大赛还真是急不可耐。

周博看到许多人领先了自己,心里很着急,便也想催出身法,但这时,郭老却是伸手制止,看样子是不想让周博与这些人一样使出身法。

“郭老,你看他们都跑到我前面去了。”周博不明白为什么郭老会这么悠闲,反正他是够着急的,而郭老看到周围的人都跑的飞快,就对周博意味深长的说“有时候走得快,不一定能获得冠军,你还是多走走这山路会比较好。”话说完,郭老便背着两手,率先踏上了这凡药山的阶梯。

周博对此也是非常无语,但他也不知道怎样反驳,便只好叹了口气,才跟在郭老身后一步一个脚印的爬着这凡药山。期间,有许多修真者经过郭老与周博身旁的时候,都是非常不屑的嘲笑他们,对此,周博都充耳不闻,权当没听见,而郭老更是干脆,还哼着小曲,像是出来郊游一般,直让那些赶着报名的修真者大呼有病。

如此一老一少漫步悠闲的爬着山路,倒成了凡药山一道景色,周博发现,这凡药山的草药还真是多得数不过来,走的这一路上,他就看到很多三级、甚至四级草药,本来他还想去采些回来,但却是被郭老制止,而用他的原话便是说“这草药你先别采,只记住它的位置就行了。”虽然周博听不懂,但还是很听话的没有去采,而是认真记住了它们的生长位置。

此时,周博已经爬了将近两个时辰,他现在可真是不想再走这山路了,也说不上累,只是因为想要早一点报名而已,他刚才看到许多人都已经是下山了,而自己却还没有到山顶,这反差也忒大了点吧。

就在周博想要抱怨之时,他忽然听到头顶传来一阵闹哄哄的声音,这让他心中一喜,周博知道山顶应该快到了,便加快了步伐,果然,在穿了一片密林之后,威武气派的凡药宗大门便展现在了周博面前。

这凡药宗的正门是用一种不知名的棕色巨木做成,通体呈现暗棕色,此时正打开着,来来往往的人群络绎不绝,而且这木门看起来像是有一定的年头,在边缘处都已经有些腐朽,周博在朝着大门附近看去,是一圈高高的木桩篱笆将其围住,直到没入周围的树丛中。

可是有一点令周博很好奇,那就是他看了好久,发现这里并没有任何地方写着凡药宗三个字,这让像周博这种第一次来的人,还会误会这会是哪个农场或牧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