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3章 473想活着可以

一元微信红包群免押金: 嘘,梁上有王妃! 作者: 桃夭 更新时间:2019-09-25 21:56:03 字数:2323 阅读进度:473/473

第473章473想活着可以

嘶。

江子皓一口气噎住,眼珠子都要瞪出眼眶。

这,这什么情况?

等反应过来,已经瘸着腿冲了上去。

“表哥,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快松开沐二姑娘,她要被你掐死了。”

江子皓大叫,只感觉脑袋都要炸。

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家表哥怎么跟沐家二姑娘凑到一起来了。

“救,……救命……”

沐清韵张大嘴,费力的出声,她眼前一片茫白,但是却也听到了江子皓的声音,知道这是她唯一的救赎,如果没有人发现她,那么今日她势必会悄无声息的死在太子府。

简直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求救。

“表哥,她真要死了,她可是沐王府的二小姐,你把她掐死了,怎么跟沐将军交代?”

江子皓急的额头都出了汗,大声喊道。

暗九在一旁紧抿唇瓣,却是没敢上前,只内心震惊,这沐二姑娘到底是怎么得罪主子了,竟然惹怒主子至此。

不过暗九看的出来,自家主子并未想真的杀了这位沐二小姐,否则只需要一掌就能要了她的命。

帝翎寒的确没想直接杀了她。

沐清韵是花小颜的目标,这个女人四年前与楚流霜联合对沐家安颜做的那些事,终有一天是要公之于众的,就这么死了太便宜她了。

他并不知道他心爱的小姑娘想做什么,从哪里来,有什么目的。

但是有一点他看的分明,那就是她对沐家一门并无恶意,甚至将他们都放在心尖上,对于失踪的沐家安颜的遭遇,小姑娘好像也在为她讨公道。

小姑娘的心事和计划,还有秘密都藏在心里,谁都不肯说。

他是意外得知了小姑娘的身份。

而这个沐清韵却是通过蛛丝马迹得知了花小颜的身份。

所以沐清韵不能就这么死在他的手里。

而花小颜那边……

帝翎寒眉目冷峻,看来他是该找小丫头把关于她身份的事情说一说了。

“哼。”

只听一声冷哼,沐清韵猛地被帝翎寒给甩了出去,直接就撞在了长廊的柱子上,当即就喷了一口血出来,整个人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咳嗽。

“咳咳……咳咳咳!”

她一边咳,一边吐出几口血,一张脸惨白如纸,脖颈上青紫一片,那真不是一个凄惨可以来形容。

沐清韵整个人缩成一团,她的胸腔仿佛要爆炸一般,她没想着自己竟然还能活下来,她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

眼泪簌簌而落,她最后的念想都在帝翎寒这充满杀意的一击之中溃散了。

“这,这是怎么了?表哥,沐二姑娘她犯了什么事?”

江子皓瞧见沐清韵那凄惨的模样,本想着上前去扶一把,但是一看自家表哥那张冷厉至极的脸,愣是没敢迈步子。

帝翎寒没理他,从怀中拿出一方斯帕,慢条斯理的擦拭自己的手指,擦拭的极其认真,好像刚才碰到了什么脏东西一般。

沐清韵看着这一幕,眼泪是一刻也没有停下,心口被撕裂了一个大洞。

终于明白了,这一刻她终于是明白了,在太子殿下的眼中,她什么都不是。

“没你什么事,下去。”

帝翎寒的声音冷的像冰,周身都带着一股让人胆寒的煞气,不由得让江子皓打了个冷颤,心中更是惊讶,这沐二姑娘到底是如何得罪了表哥。

沐清韵一听帝翎寒让江子皓退下去,整个人是下意识的一哆嗦,当即便抬起头,一双眼红肿不堪,充满了惊惧,“江公子,不要走,救救我,救救我……太子殿下会杀了我的!真的会杀了我的。”

她哭着喊道。

沐清韵是真的吓坏了,刚才她清晰的知道自己离死亡只有一步之遥。

被哭着求救,江子皓愣了一下,虽说他现在跟沐清韵有些疏远了,但毕竟之前关系他还挺好,哪里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家表哥杀了她,要不他也不会冒着惹怒表哥的风险冲进来了。

“表哥,这沐二姑娘怎么得罪你了?”

江子皓硬着头皮问道。

表哥脸上毫无表情,可一双眼却是深如寒潭,可怕。

“勾引本宫,该不该死?”

下一刻却见帝翎寒红唇微动,出声道。

江子皓震惊的睁大眼,“她,她,沐二小姐勾引你?”

沐清韵脸上更为惊骇,拼命摇头,想要解释,没有,她没有勾引太子殿下,她是来说沐安颜的假冒身份的,但是对上太子殿下的目光,她张大嘴,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因为太子殿下的话犹如圣旨。

而她连反驳的权利都没有。

错了!

真的错了!

今日不该来这一趟的。

她握着这么重要的消息,不管跟谁说,那沐安颜都讨不了好处,可她偏偏被迷了心,一心跑来太子府,想着让太子殿下看清那假冒女人的真面目,却陪上了自己的命。

原来太子殿下爱上的根本就是沐家这个假冒的女人!

沐清韵眼中一片凄然,可是已经晚了。

帝翎寒扔了手中的帕子,走过去,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沐清韵吓的一个瑟缩。

甚至连对上帝翎寒的眼神的勇气都没有。

“表哥,你真打算杀了她啊?虽然这沐二姑娘胆大包天,但是她毕竟是沐家人,沐将军还挺喜欢她的,要不你给她个机会?”

江子皓瞧着沐清韵那凄惨的模样,心里有些同情,想着毕竟相识一场,江子皓也不忍沐清韵就这么死了,于是硬着头皮开口。

帝翎寒眼中光影明灭,让人看不清他的情绪。

“想活命?”

清寒的声音响起。

沐清韵的眼睛猛地出现一道光,她跪在地上,顾不得身上的疼痛,砰砰砰就是三个响头,“殿下绕我一命,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殿下饶了我吧。”

声泪俱下,无半点形象可言,岂是一个狼狈了得。

为了活着,沐清韵什么都不要了。

江子皓看着这一幕,抓了抓头,有些不忍心,也有些膈应,他想着在之前住在沐家的日子里,他对沐清韵产生过好感,这会儿就跟吞了苍蝇一样难受。

他是真不知道沐清韵有这么一面儿。

脑海中不自觉就划过沐安颜的影子,张扬跋扈,怕是永远都不会这般没有尊严的祈怜于人。

他摇了摇头。

“想活着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