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3章 恶名远扬的小萌宝

一元微信红包群免押金: 引婚入戏:墨少请自重 作者: 泫星 更新时间:2019-09-26 00:31:34 字数:2579 阅读进度:749/749

方樱深呼吸再呼吸,她真怕自己下一瞬就会克制不住的扑上去咬死这混蛋:“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了,这种不要脸的话,麻烦你以后别再对着我说。”

“对着空气说给自己听吗?”墨凌川意味深长的问。

在方樱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墨凌川高大的身形再一次的压了下来。

方樱的脸色变了变,他脸上被打的五指印,清晰可见,甚至有些肿了。

原本扣着她手腕和腰肢的手,忽然用了点力,捏住了她的下颚。

墨凌川一字一顿道:“我可以用实际行动证明,你我到底还有没有关系。”

“你……”方樱气得不知道骂什么好。

正想再扇他一巴掌时,墨凌川却把她抵靠在了墙壁上,把她的手攥住,压制得她动弹不得。

他不紧不慢的道:“方樱,让你打一巴掌就行了,别没完没了。”

方樱干脆不看他,转过头,理都不理这人。

肯定是她反应太敏感了,这种场合,他不敢对自己做什么的。总得顾忌他家里那个女人吧。

呵……

“笑什么?”墨凌川不悦的命令:“陪我吃饭。”

“抱歉,墨少,我已经有约了。下次请吃饭记得提早约,不过呢,我接下来应该会很忙,恐怕几年内都没有时间陪墨少你吃饭的。”

墨凌川只是静静的看着她,那深沉复杂的目光,仿佛要把方樱的镇定和心魂都吞噬。

方樱被看得越来越不自在,可是,她却不想在他面前流露出丝毫胆怯和退缩,就恶狠狠瞪了回去。

又不是她背叛他,心虚的该是这个混蛋才对。

也不知僵持了多久,墨凌川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

墨凌川看了眼来显,松开方樱的手,点了接听:“怎么了?”

终于得到自由的方樱,立刻趁机朝着通道那里跑去。

那跌跌撞撞落荒而逃的样子,就像身后有魔鬼要吃了她似的。

墨凌川看着她背影消失的方向,剑眉紧蹙。

三年了,她对他,不是刻骨思念,而是,避之唯恐不及吗?

没良心的东西!

手机那边,林鉴的声音惊慌不已:“墨少,两位小祖宗甩掉了保镖,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保镖们正在找。”

墨凌川蹙眉不语。

林鉴抹了把冷汗,道:“小祖宗还把手机定位关了,我们现在完全和小祖宗们失联了。”

墨凌川淡淡开口:“那就不用找了。”

“什么?!”林鉴目瞪口呆。

“宇泽身上没有银行卡,就微信上那点钱,熬不过一天就得乖乖回来。”墨凌川淡淡的分析:“宇泽还好说,宇涵身体特别娇弱,小性子多,还认床,换个环境觉都睡不着,还特别挑嘴,外面的食物她根本吃不惯。宇泽带着这样的小麻烦,能躲几天?”

“……”林鉴扶额。

墨少,你真是宇泽宇涵两位小祖宗的亲爹吗?

可惜,这句吐槽的话,林鉴不敢问出口。

两个小家伙时不时的玩一次失踪,原因无外乎是抗议。

特别是宇泽,脾气和墨少是一样的,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自己认定了的事,谁也不能替他做主,否则,他就会顽抗到底。

从宇泽几个月开始,墨老爷子和老太太只要催墨少相亲,或者安排什么女人出现在他面前,小家伙都会往死里哭的抗议。

气性大,身体弱的宇涵更是每次都能哭到昏厥过去。

久而久之,老爷子老太太给墨少介绍任何女的,都得背着两位小祖宗。

可墨少偏偏每次有门当户对的女人奉老爷子老太太之命过来相亲时,他都要带上这对恶魔小萌宝。

很显然,墨少想找老婆,必须得经过宝贝儿子和女儿这一关。

只要两位小祖宗不喜欢,任何女的都只能灰溜溜的走人。

而两个小家伙呢,人小鬼大,心气还特别高,一个女的都看不上。

不但如此,还总是变着法子整人。

不是在那些女的衣领或者包包里放虫子蟑螂老鼠什么的,就是在人家饭菜或者饮料里下泻药,甚至,偷偷划破对方裙子,或者,神不知鬼不觉的吐口香糖到对方头发上,让精致出场的美女们一个个以当众出丑退场告终。

以至于,这对天使面孔,魔鬼心肠的小祖宗们,小小年纪就恶名远扬。

纵然如此,想嫁给墨少的名媛千金巨星超模们,依旧是前赴后继。

墨少则是一个都不正眼看一下,每次都是任由自己的活宝儿女恶整对方一场,父子三人才扬长离去。

墨老爷子和老太太简直要气死了。

墨少只丢给他们一句话:“想让我喜欢,先让我的儿女喜欢。”

饶是如此,二老也不死心,时不时的都要逼婚相亲一番。

两位小祖宗被逼急了,就时不时的玩一下失踪,让老爷子老太太紧张一回。

失踪次数多了,墨少已经习惯了小家伙们的套路和秉性,无动于衷。

而看护小祖宗们的保镖和佣人,却不敢掉以轻心,每次都被吓得不轻。

谁知道会不会一个不小心,真的给搞丢了呢,谁也担待不起这罪责。

小祖宗们要是真的出了事,他们十条命都不够赔。

“可是,墨少……”林鉴斗胆想劝一劝。

墨凌川直接挂了电话。

然后,他就朝着方樱逃跑的方向大步流星的追去。

今天自己对方樱显得有些咄咄逼人,但是,他不愿意再冒着失去她的风险。

他的步伐越来越快,可是,到了通道口时,却依旧失去了方樱的踪影。

他站在那里,良久,一动不动,高大挺拔的身影,透出了难掩的孤寂和失望。

方樱一口气跑到通道口,累得气喘吁吁,脑部隐隐的作痛。

她虽然侥幸能够多活三五年,可毕竟毒素侵蚀身体太久,已经不能像正常人那样了。

用脑过度,或者剧烈运动时,都会隐隐作痛,有发作的趋势。

确定墨凌川没有追上来,她才松了口气,马上朝着大街上走去,也不敢坐来时的车了,怕墨凌川查到,而是招手拦出租车,降低墨凌川找到她的风险。

好不容易拦了辆车,她正准备坐进去,忽然,一对灰头土脸的小萌宝,狼狈惊慌的跑过来,脸上都是灰,膝盖也破了皮,尤其是那个小男孩,直接撞在了方樱腿上。

方樱本来穿着细高跟就不太适应,走路不稳,被他一撞,差点一个趔趄摔倒。

她赶紧扶着车门,抓住小家伙的手腕:“你没事吧?别慌,是不是和家人走散了?”

“不是走散了,是爹地打我们了。呜呜……我和妹妹没有妈咪……”小男孩委屈巴拉的哭诉:“爹地听从爷爷奶奶的话,想给我们找后妈,我们不想要,他就打我们……呜呜……我们要去找亲妈咪……”

方樱听得目瞪口呆,天哪,居然有这么狠心的爸爸和爷爷奶奶:“可是,你们偷偷逃跑也不对,万一遇到坏人会很危险的。”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