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7章 1127 四族拱卫

一元微信红包群免押金: 终极神医(玄远一吹) 作者: 玄远一吹 更新时间:2019-09-26 06:31:55 字数:2191 阅读进度:2031/2031

第1127章1127四族拱卫

哪怕是易换行为,而不是陈辉之前所在的现代社会,以货币的方式进行交易,也是一种交易行为。

只要是交易行为,就必须有着一定的公平性越合理性。

总不能拿一根针去换一头羊去。

当然,易换的本质,与交易的本质是没有区别的,只要双方自愿交易,那就无关价值大小了。

易换始终是最原始的交易方式,必然是要朝着有规则,有定价的交易方式去发展的。

都城既然是十天进行一次易换,就肯定是要对易换行为,进行一定的约束的,恒城也是同样如此。

而像是影所在的这种村落,只能去都城进行易换,而不能越级去恒城进行易换,自然也就更不能去王城进行易换了。

由此可以看的出来,这是对易换的一种约束。

这种约束,其实就是对易换的物品的价格的一种约束与保护。

比如影所在的村落的某个物品,带去都城易换粮食,很可能可以换到一袋粮食,而实际上,影这个村落拿出易换的物品,如果是在恒城,很可能就可以换到两袋粮食,而带到王城,则能易换到更多的粮食。

这只是一种比方,体现统治者对于易换的约束管理与保护。

这种约束管理和保护是必然的,不然的话,木族的族人,都会带着自己想要易换的物品,去可以易换到最多东西的地方进行易换。

仍旧拿之前的例子来做说明,影他们的村落,粮食不够吃,当然会带着这种物品去王城进行易换,因为王城可以换到更多的粮食。

出现这种情况,就会导致都城与恒城的荒废!

统治者加以管理和约束,不允许越级兑换,既保证的市场的稳定性,也让都城和恒城,都保证了自己的利益,让城池得以长久的延续下去。

从这一点来看,哪怕现在没有出现货币,仍旧处在易换的阶段,对于物品的价值,应该是有了一个比较模糊的衡量概念。

或者也可以说,货币的概念已经处在萌芽状态。

“其他四族也是如此吗?”陈辉在这个时候问道。

“金族,水族,火族都是如此。”影回答道。

“土族呢?”陈辉不解的问道。

“土族占据中央位置。”影回答道:“只有一座城,称为帝城,无比巨大!”

“四族的王城与土族的帝城相比呢?”陈辉追问道。

影缓缓摇了摇头,说道:“我没去过,只是听我父亲说的,四族的王城与土族的帝城无法相比!”

土族占据中央位置,只有一座城市,这倒是有些出乎陈辉的预料。

不过,既然如此,那土族这座帝城,肯定是无比巨大了。

仔细想想,其实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毕竟,土族是五族的首领。

“土族的帝城也会进行易换吧?”陈辉在这个时候问道:“是不是四族王城,才能与土族的帝城进行易换?”

影点了点头,给了陈辉一个肯定的回答。

影今天对陈辉说的这些信息相当重要,陈辉已经在脑海里对这个世界的五族,有了大概的轮廓。

“四族王城分处土族帝城的东南西北四个方位?”陈辉在这个时候问道。

“是的,四组王城拱卫土族帝城。”影点了点头说道。

陈辉再次默默点了点头,沉吟了很久,才开口问道:“木族的法术,是不是克制土族的法术?”

听到陈辉这个问题,影疑惑的皱起了眉头,不知道陈辉为什么会这么问。

“五族分别为金木水火土五族,你们不就是按照五行划分的吗?”陈辉看着影,同样的不解问道。

“什么是五行?”影立刻问道。

听到影这个问题,陈辉明白了,这个时候没有五行这一说,所以,自己问的问题,影并不明白具体是什么意思。

“在我的那个世界,金木水火土不是五族,而是五行!”陈辉解释道:“五行相生又相克,相生关系是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这是一个循环!”

影听的不是很明白,一脸疑惑不解的神色。

陈辉不由得有些无语,想要解释明白这个知识点,就必须解释相生相克是怎么回事。

不过,解释起来太过麻烦,陈辉干脆也不再解释,说道:“你不明白不要紧,我接着跟你讲五行相克,五行相克的关系是这样的,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如此又是一个循环!”

影不在试图理解相生相克是详细怎么回事,点了点头,说道:“你想说什么?”

“我的意思是,五行相生相克,是一个平衡的系统。”陈辉解释道:“在这个相克系统里面,木是克土的,克的意思,你可以理解成为克星,天敌,意思是你们和土族相比,木族应该是占优势的!”

听到陈辉这话,影腾的一声站起身来,就差拔出佩剑,一剑刺死陈辉了。

很显然,陈辉这番话,在影听来是大逆不道的。

陈辉摆了摆手,说道:“你坐下!”

影沉默了一会,才收起配剑,重新坐了下来。

“现在,你告诉我,如果你跟相同实力的土族勇士对战,谁的的,天然的优势,比如,你的招数克制对方,或者你们木族巫师的法术,克制土族巫师的法术之类的!”

陈辉这番话说的足够明白和详细,影听完之后,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不过,影却是没有给出陈辉一个回答,在沉默了好一阵之后,站起身来,说道:“天不早了,你该去采草药了!”

“好吧!”陈辉摊了摊双手,什么都不再问,转身朝下面的方向走去。

这一次,影没有跟着陈辉一起下去,而是站在田间地头,深深的看了陈辉的背影一眼,转而快步朝着上方而去。

每一天,影都会独自向上而去,目的地是那个湖泊,要去查看那条黑蛟的情况。

不过,影今天即便是到了湖边,也有些心神不宁,她被陈辉之前所说的话,给搅乱了心神。